衣物除菌和清洁,到底哪家强?

( 2021-03-26)

健康生活离不开日常清洁,除了居家环境打扫,衣物清洁更是必修“功课”。随着衣物除菌剂的热销,消毒除菌真的只需要喷一喷吗?

洗涤一事,有“内涵”才真“硬核”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洗衣“高手”呢?

无论是洗衣粉、洗衣液、洗衣凝珠,还是肥皂、皂粉,或是衣物除菌液,所有的洗涤剂其内涵,都无外乎以下几个“杀手锏”。

清洁“杀手锏”之表面活性剂  

它的能力是将污渍与衣物这对冤家“拆散”,减弱污渍与衣物之间的附着力,使得清洗过程中污渍更容易脱离衣物。

清洁“杀手锏”之助洗剂  

表面活性剂的“最佳拍档”兼“老铁”就是助洗剂,它能通过各种途径提高表面活性剂的清洗效果。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含磷、无磷洗涤剂,说的就是助洗剂是磷系还是非磷系物质。

清洁“杀手锏”之增效成分  

说白了就是清洗剂的“增值服务”如提高洗净效果的,如酶制剂(蛋白酶、脂肪酶、淀粉酶等)、漂白剂、漂白促进剂等。保持白度的,如抗再沉积剂、污垢分散剂、酶制剂(纤维素酶)、荧光增白剂、防染剂等。改善织物手感的,如柔软剂、抗静电剂、护色剂等。

清洁“杀手锏”之除菌剂  

它不管污渍只杀细菌,有效成分是对氯间二甲苯酚,并不具备洗涤去污功能,主要功能就是杀菌。因此,衣物除菌液应与洗衣粉或洗衣液等去污用品搭配着使用。

去污力,得pH值者得天下

洗涤剂好不好,去污效果上见分晓。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洗涤剂的碱性越强,pH值越高,清洗去污效果越好。因此从理论上来说,相同浓度下的洗衣粉的去污能力相比洗衣液更强,并且在各种水质中都可以保持良好的洗涤效果。

这样看来,此次PK,洗衣粉“胜出”不过,理论归理论,这种理论上的差别,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可能并不明显。对于生活中常见的污渍,如泥渍、汗渍、油渍等,用洗衣粉和洗衣液,都可以达到洗净衣物的效果。

再来说说肥皂。无论是肥皂、洗衣皂,还是皂粉,相较于洗衣粉和洗衣液,pH值更低,碱性更弱,去污能力也就相对弱一些,只适合在手洗贴身衣物或者娇贵衣物时使用。

洗衣凝珠可以算是洗涤剂中的“新贵”,专为机洗设计。其外层为水溶膜,膜内裹着浓缩洗衣液。洗衣凝珠可有效控制洗衣液的添加剂量,使用起来也较为便捷。

想除菌,洗洗喷喷适可而止

衣物除菌液本来很“小众”,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却意外“火了一把”,同时还有网上卖脱销的衣物免洗除菌喷雾剂。疫情之后,很多人也养成了洗衣同时除菌的习惯。

不过,要给勤勉的你泼盆冷水了。频繁使用衣物除菌液,可能会导致部分消毒剂残留于衣物,且会让人体长期处于过于清洁的环境下,降低对细菌的抵抗力,结果就是更容易患病了。

一般家庭,一个月用1次衣物除菌液就足够了。使用时根据需要清洗衣物的数量,按照产品使用说明的操作流程,适量添加即可。

至于被一时疯抢的免洗除菌喷雾剂,同样也只能对衣物起到消毒杀菌的作用,不具备洗涤去污能力。此“神器”不能代替衣物的日常清洗。而且要注意,使用除菌喷雾剂可不能像喷香水一般,千万不要喷到皮肤上。万一不小心有皮肤接触,一定要及时进行清洗。

正确洗,不跟细菌亲密接触

贴身运动服、内裤、袜子  

每次穿着后都会附着很多汗液和污物,不及时清洗会滋生细菌。如果不想跟细菌亲密接触的话,最好每天清洗。

睡衣、文胸等贴身衣物  

贴身衣物不仅会黏附汗液,还会沾上很多皮屑,建议三四天清洗一次。夏季出汗较多时,不及时清洗会散发异味,建议每天换洗的好。

牛仔裤等日常外衣  

过度清洗也会导致衣物掉色或磨损过快,一般建议四五天清洗一次

羽绒服等保暖外套  

一般情况下,一个季度清洗一两次即可。多数冬装可在冬季结束时清洗1次。北方冬季较长,可在季中加洗1次。清洗次数过多,衣服保暖效果可就要“打折”了。

需要注意的是,帽子、围巾、手套等冬装与皮肤直接接触,也更容易脏,建议每个月清洗一两次。

小贴士:护好衣物护双手

洗衣粉与温水更配  

洗衣粉在温水中不仅更容易溶解,洗涤效果也比在冷水中好,洗衣水温在30℃~60℃为宜。但也别天真地以为,水温越高越好。常用的加酶洗衣粉含有碱性蛋白酶和碱性脂肪酶,这两种酶的活性高低与温度有关,水温40℃左右可以发挥出最佳的清洗效果,水温再高可能就要“失活”了。

纤纤小手别伤着  

洗衣粉的pH值较高,属于碱性,会破坏皮肤表面的保护性油脂,造成皮肤开裂。洗完衣物后及时涂抹护手霜。洗衣服的时候戴上乳胶手套,也是不错的选择。

泡一泡,等一等  

洗涤衣物时,应先放入洗衣粉,加水搅拌待洗衣粉充分溶解后再放入衣物,浸泡10分钟~20分钟后再开始清洗,这样洗起来更省事。

用完洗衣机晾一晾 

洗衣机使用之后,建议打开洗衣机盖,让内部水分充分风干后再盖上,以免滋生细菌。内衣、内裤等贴身衣物最好手洗,并充分晾晒干燥,不建议用洗衣机来清洗。

本文作者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闫旭叶丹潘力军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研究员王先良审稿

摘自健康中国微信公众号